水无月绮罗万分肯定此时此刻自己的状态不正常。

    五条悟这种毫无理智可言的失控,毫无技巧的啃噬不可能在这种危机四伏的地方让她产生任何q1NgyU或心理上的暧昧和刺激,毕竟她不是脑子坏掉了。

    可偏偏她竟然在没有前戏的情况下竟然Sh了个彻底,小腹深处饥渴地吐着水,连手脚都开始发软,变成了处于发情中可以接受男X进入的身T了。

    身T的不对劲大概源于此处咒灵的特殊术式,而她没有像五条悟那样彻底失控还能保持理智,也要归功于她的生得术式的特殊,或者也可以说她本身拥有的咒力就很特殊。

    咒灵的本质是诅咒,咒术师用拥有咒力的术式消灭咒灵的存在本质就是祓除诅咒。而她的生得术式「净化」,是通俗意义上的绝对净化。

    咒灵的所有攻击,存在本身,接触到她的咒力的部分都会被净化消失,甚至于她不需要主动意识,属于被动技能。

    所以当初才会被冠上“圣nV”这样颇具宗教神职意味上的绰号。

    这样的净化术式需要她的咒力强度为支撑,如果被近身后没有在第一时间将咒灵的攻击净化至消失,会更容易陷入危险之中。

    虽然当初大多数时候就算是特级咒灵都可以被她一口气净化,但大她的战斗还是保守地以远程为主,将咒力附着于远程咒具之上可以直接将咒具变为净化道具,这能在她被近身前消耗咒灵的大部分战斗力。

    可惜自从6年在前战斗中被重伤之后她的咒力就变得微弱,仅对自身洁净倒是够用,所以现在她才没有像五条悟这样被这种奇怪的咒灵影响了神志。

    水无月绮罗仅仅是考虑着此刻状况短暂几秒的分神,她的嘴唇倒是获得了自由。

    五条悟没轻没重的咬了口绮罗的下巴,一路向下T1aN舐她敏感的脖颈,因为q1NgyU而沉重急促的呼x1洒在她的皮肤上,水无月绮罗的脸也开始一阵阵发热。

    少年毫不熟练地T1aN舐却又让她的R0uXuE颤抖着吐出一口花Ye,x口已经缠上少年长着薄茧的指尖,急不可耐地吮x1男X骨节分明的手指。

    太久没有被抚慰过的身T在此时充满了渴望,背离了她的理智。

    少年的手指只是找准位置的前锋,当她因为渐渐升起的快感而越发难以阻止五条悟的动作后,她双腿彻底被五条悟顶开的同时,被她汁Ye淋Sh的手指也cH0U了出来,取而代之的则是更粗更大的rguN。

    五条悟竟然在她分神的时候扯下来K子释放了出肿胀的X器!

    不能再这么下去了!

    少年翘起的gUit0u已经顶住了她的hUaxIN,仅仅是gUit0u尖端的尺寸就粗得非常有存在感,水无月绮罗尝试挣脱一只手来直接接触五条悟的皮肤,而少年已经开始发力,毫无章法地将ROuBanG的顶端朝花x内T0Ng。

    即使R0uXuE已经足够Sh润,水Ye一刻不停的做着润滑的作用外x缝外渗出,可没有做过扩张的紧致xia0x还是不可能轻松地容纳这般粗大的尺寸。

    “等……不行!”

    纵使知道失去理智的神子根本听不进她任何话语,绮罗还是忍不住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但五条悟根本不Si心,绮罗说话的声音更像是火上浇油,他更加用力了,把剩下的nV人按在刚下过雨地面上,在她身上磨蹭了几下就y生生破开了闭合的r0U缝,把前端的gUit0u挤了进去。

    大概是咒灵术式的作用,在如此不像话的侵犯下,那根ROuBanG炽热又粗大的触感在进入她T内的那一刻,她竟然涌起了强烈的快感。